游十渡吃甜杏玩漂流

十渡农家院 >> 游人游记 >> 游十渡吃甜杏玩漂流

末总是最不想睡懒觉的。总觉得大好的时光浪费在睡眠上是罪孽。花4块钱买了份北京旅游地图。摊开它,漫无目标地看,然后指着地图上各式标记中那个最偏远的点,说:就这里吧,最远,也没去过。

这个点是十渡。在北京十年了,居然没有到过十渡。

一路按图索骥,花了不少时间,还好没走太多冤枉路。愚笨的我,似乎从今天起才真正学会了怎样看地图找路。上高速的那条道在修路,堵得一塌糊涂,开车的没耐性排队等,走了辅路。这一路上的景致是几乎无法与东边的怀柔、顺义相比的,就连道路两旁的窜天杨都逊色很多,灰头土脸一脸茫然地伫守两边。车越往前行,我心里的失望越重。还好,两个小时过后,一个右转,突然迎面就看见了山,与以往在北京近郊看到的不一样的山,然后是水,依傍着山脚的清澈流水。

没有任何停留,顺着那条路一直开了下去,一渡,二渡,三渡,……越往里行,山的轮廓越伟岸,大片裸露的断层岩,象结实的男人光膀露出的胸大肌,性感而阳刚。那依附在阳刚男人脚面的流水,又犹如一位温婉脉脉的女子,令人心生柔媚。一直以为,山和水是不能分的,就象知已,相互间的灵犀自生灵性和激情。

一路上,除了十渡感觉人略多,其他地方并无想象中的人多。绝对不比怀柔的那条虹鳟鱼沟处处密密麻麻。或许因了季节的原因,毕竟八九月份才开始涨水。溜到十三渡,才停车。看见年轻的小夫妻在水边组装新买的烧烤炉,男孩一脑门的官司,横竖装不好,女孩无奈地瞧着地上的一袋生肉,苦恼着一时的苦恼。一辆小派四门大敞,停在一处离水面近得不能再近的湿地,男孩躺驾驶椅上,女孩躺副座上,各自以帽遮面,唱机里放着王菲,安逸着自己的安逸。更多的是三三两两“安营扎寨”的,一块餐布铺在两水相间的那快高地,堆满了面包、火腿肠、水果,一片狼籍。食色,性也。想必以眼前的景色,足够让他们胃口大开的。转完一圈,找了匹最英俊雄壮的马,骑着它溜弯,淌水玩。买了老农妇一堆甜胡杏儿,洗都不洗就往嘴里塞,还不错,又甜又面,吃完了,捡块石头把胡砸开挖里面的甜仁儿吃。

没想停留,折回十渡。不知是甜杏儿的作用还是人家餐布上那片狼籍的刺激,着实是饿了。选择半天,坐在了不夜城的露天大棚里,火热热的太阳下望着静立的山听着身后汩汩的流水,喝冰啤吃烤虹鳟和带刺儿的花椒芽儿。羡慕着那一群人忘情地在“混水摸鱼”里把鱼一拨一拨地赶着四下逃窜,费半天劲好不容易逮到一条小鲤鱼那一脸的满足,我是没有勇气卷起裤腿跳下去;热闹、挥洒永远是别人的,我有的只是象对面那座山一样的安静和沉默。

租了只橡皮艇一路贴着岩壁漂流,枕着胳膊半躺在皮艇里贪享于头顶的蓝天白云和周围的寂静,仰望着右面的高山恨不能象画片一样贴在巨大的岩壁上鄙视自己的渺小;看野鹤从草丛中骤然飞起,盘旋几周再收翅无声落下,停在水边湿地上幽雅而立,任由我们的皮艇经过不慌不惊。我们看它,它也看我们,彼此相互为景。蓝色小蜻蜓一只又一只从身旁飞过,乐此不疲地点着水,时不时有小巧的蓝嘴鸟飞过来,停在我前方不远处水中央裸露的卵石上栖息。可惜,没带相机,不能将这瞬间的绝美定格,成为永恒。只是,这世间又哪里有永恒,人聚了终会散,再美的景致也会随记忆褪色,再看重的快乐也终将有一日不再来,倒不如随了缘,只重眼前只重过程只重这一时一刻的感受,不再刻意挽留些什么。

在这样的情境里,若能有一部好的音响,有一盘《大烟山》或《神秘园》般的曲子在耳边悠然荡起,那简直是一种奢侈,更是一种完美。我奢侈而完美地幻想着。

只是,为什么立在真山真水面前时,内心却更加荒芜不知所措?是面对真性情的山水的自惭形秽?还是生活早已驯化了我们,让我们习惯了伪装,习惯了麻木?

上了岸又径直溜到了七渡。没有下车,看窗外的人筏竹排,感觉并不那么好,一条流水被生生地分割成几段,竹筏上的人只能在圈好的那块水中从左岸划到右岸,再从右岸划回左岸。造风景的人乐此不疲,看风景的人却并不买帐。一脚油门,走人。

来到三渡。一条水槽横截在眼前,一直横到与山的结合处开了个很大的槽口,瀑布一样的流水倾泻直下,白花花地淌进了河里。渡边有卖山货的。先买了只西瓜丢进清凉的河水里冰着,又折回来从农妇的草筐里捡出六斤柴鸡蛋抱回车里。不贵,3块一斤。然后坐在河岸上边玩着河水看人玩摔炮等西瓜降温。二十分钟后,抱了上岸。路左侧的河岸此时没有人,我们在一列杨树下落坐,树荫下偶尔有凉风吹过,剖瓜,吃瓜,瓜又甜又凉,和着汁汁水水直入心脾。天然的河水比冰箱管用。一只硕大的瓜,很快地就被全部消灭。看到路过的两辆大巴里,有人伸出相机在对着我拍摄。这也成了一景?幸好我还算啃得斯文,既没横刷牙也没竖洗脸。

离开三渡,再走就出山了。干脆又折了条小道,徐徐往前开。前面似乎风景也不错,就把车停在路边,顶着正午的太阳爬山。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对爬山这样的体力活儿失去了以往的兴致。都说爬山比较锻炼人的毅力和坚韧。看来我已然开始缺乏这两种宝贵的品质了,那就爬吧,也重新打磨一下我的意志。山并不算高,一旦爬起来才发现,虽然骄阳似火,皮肤上有被暴晒的灼热,虽然因很久不爬山略显剧烈的运动让我的心脏很慌很闷,但往往现实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其实每每阻碍我们前行步伐的,是我们自己日渐怯懦和妥协的心。

快乐是永远与短暂相随的。太阳斜照的时候也就是离开的时候。很快地,上了回家的路。我把十渡留在了原处,唯一带走的,是那一身晒得如同河畔边吐出的瓜籽般黝黑的皮肤。

上一篇:[游人游记]

下一篇:2008年5月十渡孤山寨春游纪实

网友热评.听大家的,没错!

对我们的评价:

相关阅读

RELATED READING